IP属 shu[地灰产(chan):8元{yuan}带你“漫游{you}”全国『guo』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时代周报 (ID:timeweekly),作者:叶曼至、周雨旋,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


互联网平台IP属地功能落地已近半个月,与定位强相关海外代购生意发生微妙变化,衍生的更改归属地灰色产业链随之浮出水《shui》面。


杜若(化名)是一名日本代购,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公开IP属地对新手代购人士而言不友好。


“对于代购人士而言,想有稳定的客源,最重要的是取得消费者的信任。一旦出现IP地址和商品所在地不符的情况,没有客群基础的新人要想获得消费者的信任没那么容易。


为应对显示IP属地带来的冲击,不少海外代购人士将注意力集中到更改IP属地上。


某社交平台上,一个博主发出IP属地未知的推文,在一众挂着城市属「shu」地的用户之间格外显眼 yan[。该博主称,实现IP自由切换,只需“挂梯子”便可。 


“挂梯子”指IP代理,即利用技术手段对“dui”IP属地进行表象性变更,俗称IP更「geng」改。


时代周报记者获悉,已有商家借机推出IP代理产品,只需8元便可随意更改地址,IP代理从业者月收入可达数万元。


平台监管随「sui」之而至。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,由于电商平台的干预与打击,不少相关业务已被迫下架。


IP代理产业背后暗藏风险,用户面临隐私泄露、信息被盗取等问题。近年来,各地执法部门持续追击,对相关违法行为严格 ge[依法查「cha」处。


一、真假海淘


IP属地公开,如同一把“照妖镜【jing】”,摆在了以“海外现场淘货”为噱头的海外代购人士面前,区分真假代购也变得容易了起来。


IP属地公开后,有着客群基础的老牌代购表现淡定,称“影响有限”。


杜若从大三开始接触代购行业,至今已有五年,代购产品主要为日本品牌【pai】的护肤品或药品。


对于“yu”IP属地的公开,杜若表示,因为从业已有一定年限,积累的客户资源比较稳定,对她影响不大。


“我的坐标是在国内,但之前一直跑日本,在日本有累积下来的资源和{he}买手朋友。下单模式也都是预定采购后,再从日本把产品寄回来。”杜若解释对时代周报记者(zhe)表示,“来我这里代购的一般都是学生、上班族和全职妈妈,大家都蛮信任我的。”


受疫情影响,身边不少做代购的同行都无法继续坚持,杜【du】若凭借着之前累积下来的客源,代购生意依旧红火。如今,她每天都能接到单量,收入也相对稳定。


与老牌代购相比,一些通过可更改的个人资料定位来获取消费者信任的代购人士,在公开IP属地后,均陷入不同程度的信任危机。


在某电商平台上“shang”,号称可以代购俄、日、韩三国产品的卖家,IP属地却「que」显示在北京;作为澳洲奶粉直邮的“正品”代购,IP属地也并非是澳大利亚,而‘er’是在山东。


对此,有网 wang[友调侃,自己购买的“荷兰”奶粉极有可能是“河南”奶粉。


为了保住饭碗,代购们试图自圆其说。


5月9日,时代周报记者以买家身份咨询一名代购护肤美妆产品的全球购卖家,对方表示,虽然自己的IP属地显示在山东,但一直有来自同行、美国官网采购的固定来源。


“因为家里有亲戚定居澳大利亚,我前两年都在做澳大利亚代购,这两年澳大利亚代购不如原来火了,我就开始做全球购了。”


“我们有代购手在境外。”一名资料显示“人在海外”,IP属地却在北京的代购人士称,其所销售的产品都是从境外采购寄回,在保税区发货。


二、需提交实名信息


靠IP流量吃饭的网络红 hong[人、代购们接连“翻车”,不少人从中嗅到商机,更改IP属地的生意日渐红火。


5月9日,时代周报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上搜索“IP代理”“IP更改”“静态IP”等关键词,发现相关关键词均已被屏蔽,但搜索“IP属地更改”仍能显示不少相关业务。


电商平台上的IP代理业务  图源:某电商平台搜索结果截图


时代周报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上找到两家可「ke」以更改IP属地的网店,并以买家身份咨询网店A客服人员,根据操作步骤指引,买家只需在手机中添加VPN配置,在输入客服提供的账号、密码、服务器网站等信息后,保存连接即可实现IP属地变更。


不过,当时代周报记者完成设置、打开连接,在社交平台上进行评论时,却发现不仅IP属地没有更改,手机网络自动断开,导致评论无法发出。


对此,客服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,之前IP更改都能用,但最近买的人太多,平台监管严格,正对大批量的服务器进行下架。


“前几天可以的,今天又不行了,一天一个样。”客服人员表示,“幸亏不是主业,要不完蛋了。”


随后,时代周报记者又「you」以买家身份咨询网店B。店家表示,更改IP属地必须在其网店提交(jiao)个人手机号、真实姓名、身份证号码,完成实名认证通过才可以购买开卡服务(wu)。


当(dang)被问到信息安全问题时,店家解释称:


“我们看不到您的实名(ming)信息,这是通过支付软件传达给我们的信息,不会泄露隐私。”


购买需提交多项信息 图源:某电商平台咨询页面截图


尽管如此,实名开卡也不代表能在社交平台上更改IP属地。根据网店 dian[提供的产品详情,第三方业务需要用户自行测试,并不保证成功。


或许是受到下架屏蔽的影响,IP更改业务并未如同传言说的火爆。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,截至5月9日,网店A、B的月销量总计仅有40单。


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上述2家网店都只提供国内IP,没有国外IP。


从价格来看,2家网店的日卡均只需8元,网店A的周卡与月卡分别为32元、75元,网店『dian』B则为38元、100元。网店B还提供季卡和年卡服务,价格分别是270元与888元。


三、IP代理存隐患


事实上,IP代理一直存在于各个领域,并非新兴产业。 


在游戏「xi」领域,玩家若想直接通过现有网络IP玩某款游戏的“国际服”,会出现严重卡顿、延时等现象,影响游戏体验。


而游《you》戏IP代理,则是借助特定地区的IP服务器转发游戏数据,从而加快网络速度【du】,让游戏更为稳定顺畅。


一名专门做游戏IP代理的从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不少大型网游都有多个服务器,部分玩家在入坑后不满足只在国服“开黑”,往往会选择在国外服务器中寻(xun)求追寻刺激体验。


“最受欢迎的是北美、欧洲两个服务器,光是做这两个区的游戏IP代理,收入就可以很可观。”


(游戏)最火的时候,一个月我就能赚5万。”


上述人士说道。


IP代理行业隐患重重。


上海海仲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丽琴告诉时代周报记者:


改变IP属地的技术本身是中立的,若用来做违法犯罪的事情,无论作为技术提供者还 huan[是技术使用者提供程序、工具给他人的行为都有可能会有刑事风险。


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表示,在更改IP属地时,第三方有可能会借此进入用户手机或电脑系统当中:


“这就有可能对个人或企业的隐私信息造成损失,对国家安全、商业机密等带来威胁。”


张毅认为,应在【zai】法律、平台、用〖yong〗户三个维度发力:


  • 首先,法律法规需要跟上;


  • 其次,平台也应通过对大数据、AI的技术支持,对IP属地的频繁更改进行判断识别;


  • 最后,用户应提高警惕,不要轻信与尝试更改IP属地。


隐患不容忽视。对于(yu)IP代理的非法活动,公安〖an〗部门持续追击。


今年1月,公安“an”部在“净网2021”专项行动工作成效发布会上,披露了对动态IP代理服务违法犯罪行为的整治工作。


据统计,公安部会同有关部门摸排核查相关服务企业82家,关停非法宽带上网线路1.3万余条、宽带上网账号5千余个,有效整治违法违规经营「ying」电信业务、接入使用网络的乱象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时代周报 (ID:timeweekly),作者:叶曼至、周雨旋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