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usdt自动充值(www.caibao.it):原创 老连队,为连队打猪草(军旅影象)

2021-02-28 10:44 出处:  人气:   评论( 0

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老连队,为连队打猪草(军旅影象)

沈子友(心系远山):为连队打猪草——连队生涯琐忆之五

现在回忆起这个话题,突然以为有点可笑。一群施工连队的小伙子们,怎么都干这种小孩做的事呢?

但那时的实际情况就是这样。连队的伙食标准是每人每天0.45元,要吃饱吃好,一个需要的条件就是要养猪种菜。昔时军队开展“创四争五”(建立四好连队、争当五好战士)流动,“生涯管理好”就是四好之一,是一项主要的审核指标,是“五.七指示”的明确要求,要搞好副业生产。因此,打猪草也是执行“下令”。

那么,我们愿不愿“打”呢?愿意!那时我们连队在襄渝线先锋火车站施工,连队的前面是一条公路,后面是一条河沟,器械双方是一些不规则的稻田。这中心就是那时连队划定的自由流动范围。炎热的夏日,昼长夜短,吃过晚饭后另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们也需借打猪草之机,到外面流动流动。

那时连队养猪,七大八小有四五十头,饲料从何而来?猪草就是主要渠道之一。因此,打猪草,既有需求,人人又愿意干。这虽然不是一项硬指标,但连里一发动,我们便积极响应。

那时,每当吃过晚饭,我们便三、五成群,拿着五花八门的工具,越过劈面的襄渝铁路,到达山下的乡村边、竹林下、山坡上,去打猪能够吃的草。估量打猪草的不光我们,村子里也有,因此近处已欠好打了,要打得多打得好,必须走远一点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我走得最远的地方是山半腰,也有走更远翻过山去的。就是那位翻过山去的战友,一次神秘地对我说,山那里的山坡上有许多李子树,上面结了许多李子。李子,是那时我们炎天能吃到的主要水果,价钱几分钱1斤,但我们也没有多少钱,喜欢用粮票换。换来的李子又涩又酸,我们都不怕,吃起来津津有味。因此,听说有李子树,我感应好奇,便想跟他去看看。

第二天,我们相伴而行,翻过了那座山,顺着战友手指的地方一看,哪有什么李子树,只是一片桐树林,上面结的是一颗颗的桐籽。原来那位战友从小没有碰头李子树,指桐为李了。

回来的路上,我们虽然有点失望,但却有了意外的发现。在一条山沟里,我们发现了一种螃蟹。这种螃蟹我们家乡也有,长不大,没什么肉,但用油炸了,连壳都可以吃。于是在星期六的晚上,行使自由流动的时间,我约了炊事班的两位战友,带着手电筒和水桶,直奔那条山沟而去。

果真不出我之所料,在手电的照射下,不停发现在水中和石头上流动的小螃蟹。我们边走边抓,不知不觉中便抓了半桶,也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深深的峡谷。突然一阵阴森恐怖的感受袭来,脚下流水哗哗,耳边凉风嗖嗖,犹如鬼哭狼嚎,两面的石壁面目狰狞,马上以为头皮发麻,身上的汗毛竖了起来。不由分说,拔腿回撤,越走越快,越快越怕,直至跑了起来。回到连里,还心有余悸。

第二天是礼拜天,连队吃两顿饭。我们行使中午的空挡,在与连队食堂相连修睦还没有使用的水泥大澡堂内作了分工,炊事班的战友炸螃蟹,我去买酒。那时贸易公司的商铺内只有一种酒,剑南春,1.2元一瓶,我买了一瓶。回来后,螃蟹也炸好了,我们打开酒,用瓶盖当羽觞,喝了生平以来的第一次酒。

2021年2月26日于泉城济南

作者简介:沈子友(心系远山),山东莒县人,大专文化,1970年12月入伍,1984年1月团体转业至中铁十四局党务部门事情。爱好文学,喜欢念书,有多篇文学作品在报刊和各大网络平台刊发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延边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Ma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