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【自在副刊】林水福/我的客家人认证

2019-10-28 13:03 出处:互联网  人气:   评论( 0

淮安新闻综合频道

淮安新闻网是淮安地区唯一新闻门户网站,是以新闻宣传为内容主体,集宽屏、社区、微博、移动终端等综合信息服务和技术应用为一体的全媒体新闻综合门户。淮安新闻网作为苏北重要中心城市综合信息门户网站,为淮安及周边人群提供全面网络服务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◎林水福

◎林水福

中央通讯社受客委会托付,同仁跟我联系,要将我列入《2020台湾客家名人录》,我不只满口答应,还有些冲动。

过去,也有什么要出书天下名人录、亚洲名人录之类的单元跟我联系。我一概谢绝。不是自视太高,而是以为毫无意义。

但这次不一样,由于我的客家人要素,「终究」取得「认证」啦!

我出生在云林县二仑乡、打牛湳村。就是宋泽莱笔下小说的〈打牛湳村〉。假如不是宋泽莱,听过这名字的人生怕不多;但反过来说,说不定有人会以为是小说家虚拟的地名。

【自由副刊.艺文短讯】 全球华文作家论坛

由台师大文学院、全球华文写作中心主办的「第六届全球华文作家论坛」,邀请作家学者包含陈义芝、陈育虹、颜崑阳、唐捐、杨佳娴、祁立峰、锺怡雯、言叔夏、李时雍、胡晴舫、施益坚(

这处所,当时阵势较低,且土质松散,农人莳植的甘蔗春季采收时,常春雨绵延,蔗田及途径呈泥泞状况,牛车经过期深陷泥泞地。农民不能不挥举籐条打牛,才脱离泥泞处。因此有打牛湳的称谓。湳,闽南语指泥泞之意。

小时候尊长之间的攀谈,都讲客家话,但是,与晚辈的对话却运用闽南语。如今想来,这是很巧妙的。由于一般来说,在家讲母语,是天然的。而当时的母语是客家话呀!我们当时候不以为新鲜、不天然,是由于在学校强制要说国语,回家讲人人通用的闽南语。

偶然,与尊长外出,遇到熟人,只管都是客家人,却不讲客家话,而说闽南语。影象中,乡民从不强调本身是客家人。到外埠,与人攀谈之间,好像故意避开本身是客家人的要素。

那边的客家话是诏安客语,在取得客委会正式列入客语之前,相称长时间「诏安客」常被说是「奥客」。我想乡民不敢高声说本身是客家人,在外不必诏安客攀谈的缘由之一,跟这个要素不无关联。再则,讲诏安客的人数,与其他客语人数比拟,是少数,人少势寡。相似「自卑感」的心思,也许隐蔽于当时的诏安客内心深处。

诏安客语,与四线、梅线等客语确有差别;但以我小时候的影象,「觉得」有相通的地方。(小说家李乔以至以为「种种客家话都能互通」,2018于长荣大学时说的。如影象有错,请包涵!)

  • 共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  • 分享给小伙伴们:
    本文标签: ltn自由娱乐Haha无限挑战

    相关文章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9 延边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Mao